危险品物流:如何驶入安全规范发展轨道

 
 

       专业化是现代物流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在物流细分领域中,危险品物流是专业化程度最高的一个特殊领域。危险品物流能否安全运行事关国计民生。尤其是2014年发生的几起特大危险品物流事故,如何确保危险品物流安全问题更是引起了国家和民众的高度关注。另一方面,在危险品物流领域,小、散、乱的行业现状严重滞后了危险品物流向现代化专业物流迈进的步伐。提高危险品物流运行效率、规范危险品物流作业流程亟待引起行业关注。
 
    “安全、高效、绿色”是小散乱的危险品物流向科技化、集约化、专业化物流体系迈进的重要标签。如何打造安全、高效、绿色的危险品物流体系?诸位行业主管部门领导、专家和从业给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为建立高效、安全、绿色的危险品物流发展体系提出切实、有效的意见和建议。
 
事故多发原因何在
 
       随着现代化工产业的发展,普通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用与化工产业和化工物流密切相关。而且,中国机动车的增速位居世界第一,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会造成道路运输条件愈发复杂。由此,危险品物流面临的安全形势也越来越严峻。近年来,危险品物流事故多发,并且以重特大事故为主,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重大威胁,对生态环境造成的污染和破坏也比较大。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物流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吴金中在本次会议上表示,美国2013年全年道路危险品物流总量为12亿吨左右,全年统计事故发生3000多起,死亡10人,没有一起事故直接造成环境污染;中国2013年全年道路危险货物运输总量为3亿吨左右,但事故发生的数量和死伤的人数远远多于美国,并且事故发生后极易诱发环境污染。建立安全、高效、绿色危险品物流体系势在必行。
       从2005年起,我国共发生了11起死亡人数在10人以上的重特大危险品物流事故。与会企业代表认为,这些事故从浅层次原因来看,是因为追尾、侧翻等交通事故引发的,但如果追究深层次原因的话,是多重复杂因素导致的。
       首先是人的因素,驾押人员安全操作意识不强,安全操作技能不足是导致危险品运输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分析山西晋城3·1特大危险品事故发生的原因可以了解到,在事故发生前,驾驶员违章变道,占用应急车道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导火索,而这追根究底还是因为驾驶员安全操作意识不强。在2015年1月16日发生的荣乌高速危险品事故中,儿子当驾驶员,年近60岁的父亲当押运员,二人不懂得安全操作要领,车辆虽然安装了紧急切断阀,但在发生事故后,并没有关闭紧急切断阀。这就说明,无论设备有多好,如果从业人员不懂得操作,安全意识不够强,设备就会形同虚设。
       从车的因素来看,存在“一撞就破,一破就漏,一漏就爆”的情况,一些不合乎规范的危化品运输车辆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山西3·1特大事故中,罐体未按标准安装紧急切断阀,导致甲醇发生泄漏,进而引燃甲醇。荣乌高速危险品运输事故中存在违反设计要求,私自扩大罐体容积的做法。
       从道路设施因素来看,当前的道路安全标识不完善,应急救援设备比较缺乏。在山西3·1事故中,隧道照明情况不良直接导致驾驶员视线不好,从而碰撞前车。甲醇燃烧后,驾驶员灭火的时候,才发现隧道内应急水源的水龙头不好用。这些看似细微的因素却是导致事故由小变大的催化剂。从货物的因素来看,存在包装不规范、超载等因素,包括普货夹杂危险品运输的情况比较常见。
       在管理方面,挂靠和以包代管的做法极易诱发安全事故。吴金中认为,不论是政府还是行业都默许了挂靠这种情况的存在。在政府监管方面,直接与危险品运输挂钩的部门有七个:安监、公安、交通、质监、工信、工商、环保。这么多部门在监管上往往不是强化了危险品运输的监管体系,反而造成危险品运输在监管上断链,存在监管的漏洞。
       在危险品运输领域,完全避免事故发生是不可能做到的,但问题是如何吸取以往事故的教训,如何改善深层次的体制性原因,这些应该是从业者和国家政府主管部门应该深刻思考的问题。
 
多措并举防患未然
 
       当前,有关危险品物流的法规散落在各个不同的法规里边,涉及危险品运输的相关标准有20多项,有的更新快,有的更新慢,有的甚至存在相互冲突的情况,就概念来说,危化品、危险品、危险货物这几个概念经常被混用,政策法规和行业标准碎片化的现象非常突出,往往造成从业人员无所适从。如果深层次的体制性问题不破解,危险品物流安全高效运行只能沦为一句空话。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吴金中认为,必须完善政策法规与技术标准,健全部门协同机制,理顺部门与部门之间的职责权属,统一危险品物流相关的政策法规和行业标准,把碎片化的条文变为协调有序的蓝本。
    从具体操作层面来看,吴金中列举了近几年来交通运输部正在切实推行的危险品物流行业举措。据了解,交通运输部当前正在北京、江苏、浙江、四川、重庆、陕西六省开展危险货物运输电子运单制度,做到企业在派车之前必须有运单。此项制度意在促进规范化的企业管理经营体制,建立为危险品运输安全监管责任链,全面确立四个统一:车辆产权与企业法人代表名称统一,财务发票与企业法人代表名称统一,企业要为员工签订统一的劳动合同,企业要统一组织调度,全面杜绝挂靠、以包代管等危险品运输领域灰色地带的存在。交通运输部正在试点地区总结出切实可行的做法,之后把试点区的经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此外,交通运输部借鉴欧盟地区的经验,健全技术标准体系,强化标准的可操作性,编译欧盟的ADR技术体系。(该体系共有1500多页,有关于危险货物分类、包装、运输、车辆、罐体等方面的详细说明和要求)然后借鉴其中适合国内的内容,修订中国的危险货物运输技术标准。
       吴金中认为,大检查手段不适合监管危险品物流这个特殊行业。因为相关部门在检查时往往车不在公司,人也不在公司,达不到检查的效果。只有通过各个部门和企业自身的努力,收集到公司运行数据,然后建立大数据体系,通过安全评估系统自动为每个企业进行安全系数评估。可以用绿、黄、蓝体系来衡量企业的安全标准具体处于哪一层级,然后制定具体的整顿措施。
       危险品物流零事故是理想状态,在发生事故后,如何把事故的危害降到最低至关重要,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建立有效可行的应急救援体系。湖南鸿胜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戴飞鸿认为,建立危险品物流企业联盟是建立应急救援体系的可行途径。吴金中介绍,交通运输部正在筹建危险货物运输服务联盟,以跨区域应急救援为该联盟的定位,本着协作互助的精神,让从业人员在异地作业发生异常时,能得到及时有效地帮助。
      对于中小型物流企业来说,如何确保安全生产措施落地至关重要。他认为,中小型危险品运输企业必须与时俱进,建立公司网站,加强安全生产、安全培训方面的宣传,通过网站渠道,企业与企业之间分享经验,并可让相关监管部门随时了解企业在安全生产方面的最新动态和具体实施措施,规避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安全监管漏洞;此外,进行GPS监控是确保安全生产的不可缺少的步骤,可以建立共享共用的监控平台;另一方面,中小型企业每个月要做驾驶员安全操作培训,每个季度要做押运员和装卸操作人员的安全生产培训,严禁敷衍了事,应付检查式的培训。